这几天挺闷热的,租房里闷闷的。她说,清明节这几天是这样,过几天就好了。其实自己心里更闷,前天厂里通知我去医务室拿体检报告,因为放假了,所以昨天没拿到,心里却像是悬着的,没落地,真的怕查出啥毛病来了。几次和她聊天,刚想开口,却又马上咽进肚子里,一人担心总比两个人不快乐的好,之前有答应她,必须什么都和她说,不许瞒着她,可我还是没做到,从来都是报喜不报忧,也许我就是这个样子,快乐时与人同乐,悲伤时,一人暗伤。
昨晚一夜没睡,看一宿电视,因为转夜班了,所以晚上当白天过,吵着她陪我一起看,凌晨4点多才睡,我自出娘胎就怕热,把她一人扔租房,自己跑回宿舍睡了。昨晚,她抱着我,问我,当初被她什么地方吸引了,我傻笑了几下,我回答她说,自己也说不上来。其实,不管是什么都已经不重要了,我曾经为了她辗转反侧,想拥有她,现如今,她也对我很好,她是真的想跟我过一辈子,她不嫌弃我的穷,时时刻刻关心着我,我想,不会再有第二个女孩像她那样对我好了。

...

阅读全文>>

多年不写日记了,想不到以这样一个标题开始着。想想高中时,厚厚的日记本,看看镜子里,黑黑的一颗大痣,脸越发显得白了,白痴的白。 坐在厂区宿舍楼下,今天风有点凉。熙熙攘攘的夜市,刚刚开始,周六,某类人狂欢的理由,吃,喝,喝,吃。说这些话,好像我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另类,骨子里却又俗不可耐,这便是矛盾。 吹了好久的风,心平静地什么也想不起来,刚发生的事,刚想过的人,是想不起来,还是不愿去想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