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年不写日记了,想不到以这样一个标题开始着。想想高中时,厚厚的日记本,看看镜子里,黑黑的一颗大痣,脸越发显得白了,白痴的白。 坐在厂区宿舍楼下,今天风有点凉。熙熙攘攘的夜市,刚刚开始,周六,某类人狂欢的理由,吃,喝,喝,吃。说这些话,好像我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另类,骨子里却又俗不可耐,这便是矛盾。 吹了好久的风,心平静地什么也想不起来,刚发生的事,刚想过的人,是想不起来,还是不愿去想?

标签: none

添加新评论